• 天水市政协副主...
  • 天水各界收看庆...
  • 万达、绿地将进...
  • 周宜兴教授与天...
  • 市长王军:全力...
  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是经国家民政部批准成立的国家一级学会。第一届理事会2002年12月于北京成立,第二届理事会2007...[详情]
天水市伏羲文化研究中心为全额拨款的正县级事业单位,与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秘书处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其中设中心主任1名(正县...[详情]
首页 > 学术研究学术研究
伏羲、伏羲文化及其研究之我见(之三)
更新时间:2016-04-28 09:20:16  |  点击次数:2073次

中华姓氏不自伏羲始
——从《竹书纪年》说起

《报》载:“以木德王,为风姓,元年即位,都宛丘。龙马负图出河,始作八卦。以龙纪官,立九相六佐治九州。造书契,作甲历,造琴瑟,作立基之乐。制嫁娶,以俪皮为礼,造干戈。──《竹书纪年·太昊庖羲氏》”(见《史书记载,专家评说》,2004年2月3日《周口日报》第4版),而这《竹书纪年》又为《万姓同根 源于宛丘》的作者张天兴、袁义达二位先生再三征引,特别是有关“定姓氏”的内容。但我敢断言:《史书记载……》一文的辑录者及《万姓同根……》的作者,绝对没有看过《竹书纪年》一书,不管是“原著”本,还是后世之“辑录”本。因《竹书纪年》不可能记载伏羲之事。

关於《竹书纪年》一书,《辞源》有如下介绍:《晋书·束晳传》记太康二年(笔者谨按:“太康”是晋武帝司马炎年号;“太康二年”当公元281年),汲郡人不準(谨按:或音BiaoZhun)盗发魏襄王墓(或言安釐王冢),得竹书数十车。中有“纪年”十三篇,记夏以来至周幽王为犬戎所灭,以事接之,三家分(晋),仍述魏事至安釐王之二十年,相传为战国魏之史书。因其为竹简,后人名为《竹书纪年》。此书宋时佚,今本二卷,系后人辑集,有题为南朝梁沈约注。清朱有曾有《汲冢纪年存真》,近人王国维有《古本竹书纪年辑校》。

又,《四库全书》收有《竹书纪年》并写有“提要”,与《辞源》所叙略有出入。“提要”云:《竹书纪年》二卷,旧本称为“汲冢古书”。考《晋书·束皙传》,晋咸和七年(笔者谨按:“咸和”乃晋成帝司马衍年号,“咸和七年”当公元332年),汲县人发魏襄王冢得古书十五卷,中有《竹书纪年》十三篇,今世所行题沈约注,与《隋志》相符。顾炎武考证之学最为精核,所作《日知录》中往往引以为据。然反复推勘,似非汲冢原书,其中如平王东迁以后,惟载晋事,三家分晋以后,惟载魏事。是魏承晋史之明验……所注惟五帝三王最详,他皆寥寥,而五帝三王皆全抄《宋书·符瑞志》,(沈)约不应既著於史,又不易一字移而为此本之注,然则此注亦依托耳!自明以来,流传已久,姑录之以备一说。其伪则终不可掩也。

很显然,《竹书纪年》仅记夏以来之事,接触不到伏羲时代。

《报》所载“以木德王,为风姓……”,当出自《竹书统笺》。

《竹书统笺》是清代徐文靖撰写的,全书十二卷。前编为伏羲神农纪年考;次为杂述,叙“竹书”的源流;“纪年”则各条之下依旧题沈约注作笺,对地理、世系,有所考证、订正。(见《辞源》)。

又,《四库全书》也收有《竹书统笺》并有“提要”。“提要”云:(《竹书统笺》),徐文靖撰。文靖即著《山河两戒考》者,是编作於孙之騄考定“竹书”以后,亦因沈约注为之引语推阐,首仿司马贞补《史记》例作“伏羲神农本纪”,题曰“前编”,而自为之注,多据毛渐伪《三坟》,殊失考正;又为“杂述”,述“竹书”源流,皆不入卷数。其笺则仿诸经注疏之例,发明於各条之下,盖文靖以“纪年”为原书,又误以其注真出沈约,故以“笺”自名,如郑康成之尊毛苌也。然其引证诸书皆著出典,较之孙之騄为切实,而考正地理、订正世系,亦较之騄为详晰……。

《报》所引文字除书名有误外,文句“治九州”之“治”字,《四库全书》本作“制”。

或称:“在太昊伏羲之前,世间没有姓,也没有氏,正是太昊伏羲氏‘正姓氏’之后,世间才有了姓和氏的概念。”(见张天兴 袁义达《万姓同根 源于宛丘》)

这种说法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虽说《报》载:“〔纲〕制嫁娶〔纪〕上古男女无别,太昊始制嫁娶,以俪(偶数)皮为礼。正姓氏,通媒妁,以重人伦之本,而民不渎。──《纲鉴易知录·太昊庖羲氏》”。而《纲鉴易知录》成书于清康熙50年(公元1711年),作者吴乘权(《古文观止》编者)。书写有关伏羲的文字,从春秋到清初,近千年的时段、又有众多的史家巨儒,“正姓氏”这样的“伟大贡献”怎么会延宕到清代才予认知?

常识告诉我们:人类在完成了从“人猿”到“猿人”的第一次质的飞跃之后,“人猿”语序倒置而为“猿人”,人与兽已有质的区别。但是,不是还带有一个“猿”字吗?可以想象,原始时期的人类,特别是其初期阶段,从人猿那里继承下来的更多的是野性、兽性。觅食以求生,交配以繁衍,就这两点来说,“猿人”与“人猿”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实在是仅表现为动物的本能。“食、色,性也。”孟夫子的话简扼地概括了人的本能特征。

人类之初,“未有夫妇配匹之合,兽处群居”,“长幼侪居,不君不臣;男女杂游,不媒不娉”,而“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所以,表现在两性关系上,则为原始群居的乱婚状态。此后,又经历了大约几十万年的漫长岁月,大体上脱离了原始群居的乱婚状态,进入血族群婚的阶段,氏族制度逐渐萌发。大约自从排斥了兄弟姐妹间的婚姻开始,便形成了母系氏族。其初,人类并未认识血缘在其部族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中外许多民族的大量的因兄妹相配而产生人类的传说,反映了那时近亲相配的婚姻状态。这实在是不文明的表现。先民们从洪荒时代的野蛮、愚昧的境况中一步步走来,经过漫长的岁月,从惨痛的教训中领悟到“男女同姓,其生不蕃”的事实,制定了“同姓不婚”的婚姻制度。这在人类发展史上是一次突进,在我中华民族文明史上更是一次飞跃。讲究姓氏──辨析人之所出,择而婚配,对我中华民族优生优育、繁衍生息、发展壮大,起着难以估量的巨大作用。

随着生产的发展,初民之间的交往日益增多,语言也随之发达起来,特别是因“兽处群居”所造成的“不殖”、“不蕃”的惨痛教训,逐渐认识到辨别姓氏异同的重要性。实际需要,是姓氏产生的内在因素。为适应这种内在的实际需要,人们便想到为自己的氏族确定一个标记,有的氏族采用一种动物,有的采用一种植物,或别的什么东西——作为本氏族的标志,这大概就是西方学者所称道的“图腾”(totem,来自美洲印地安人土语,意为“他的亲族”)。有的即以图腾作为本氏族的称号,有的则以所居之地称呼自己的氏族。凡在同一个氏族名下的成员,除少数外来被收养的人以外,都出自同一位母系祖先,有着密切的亲族关系。氏族名称的功能,在于保存具有这一名称的全体氏族成员的共同世系,并借以区别不同的氏族,以便于交往和婚配。氏族的图腾、徽号和名称,实际起着“明世系”、“别婚姻”的作用,就跟姓氏的作用一样。因而我们可以断言:氏族的图腾、徽号和名称,是姓氏产生的直接源头。

中华姓氏的历史十分悠久,从原始公社起,经奴隶制社会、封建社会,一直传承至今。姓氏产生於母系氏族。如前所说,那时的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即使如后世人那样想从其父姓,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无法弄清谁是自己的父亲,所以只能依从母姓。后世表现在文字上就写作“姓”。姓的本来意思就是“生”──女(之所)生也。我国最古老的姓氏多带有女字边儿。“於文,女、生为‘姓’,故姓之字多从女,如姬、姜、嬴、姒、妫、姞、妘、婤、姶、妚、嫪之类是也”(《九通分类总纂·氏族类·序》)。如果认定伏羲“处在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的转折阶段”,就应当承认在伏羲之前是有姓氏的。

《报》载:“太昊伏羲又为当时社会还存在的母系家族定了姓,如:妫、姒、姜……”(见张天兴 袁义达《万……》文)

一位“处在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的转折阶段”的“部落首领”,怎么可能向比他早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母系氏族部落“定了姓”呢?远古历史的时段观念,恐怕难以日月来计,母系氏族从产生之年到伏羲所处的“转折阶段”,几经千年、甚至更久远的时间,部落的“老祖奶奶”一直都没给自己的部落设个图腾或取个名称什么的?单等后世伏羲为其“家族定姓”?!您信吗?……

“(伏羲)他首先自定‘风’姓。” ,“太昊伏羲氏又为当时已经出现的以男子为传承中心的父系家族定了氏。他自命为伏羲氏,乃制伏天下牺牲之意。又命‘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对天下的庶民百姓,有的以居住地的地形、景物为氏,如石氏、邱氏、高氏、沙氏、江氏、海氏、池氏、洪氏、谷等;有的以驯养的动物为氏,如牛氏、马氏、猪氏、燕氏、羊氏等;有的以周围常见的植物为氏,如杨氏、柳氏、桑氏、桐氏、茅氏、叶氏、桂氏、梅氏、葛氏、麻氏、花氏等;有的以天地方位为氏,如左氏、东氏、南氏等;有的以天相变化为氏,如云氏、雷氏、雪氏、阴氏等;还有的以生活用品为氏,如柴氏、庖氏等。至此,华夏九州的部落庶民既有了姓,也有了氏。”(见张天兴 袁义达《万……》文)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展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记得鲁迅先生说过:“路是人走出来的”,“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同样的,得姓受氏也会有一个发展过程。起初可能没什么条条框框,后来实践多了,经验也多了,可遵循的原则也就渐渐多了起来。春秋时的左丘明记载过5条;汉代的王符总结出9条;宋代的郑樵则归纳为32条。这正反映出姓氏的发展是个缓慢的过程,不像有的人说的:“在6500年前”,出了位高人太昊伏羲,聪明绝顶。“他首先自定‘风’姓”,又“自命为伏羲氏……”为他的官员定氏,为庶民百姓定姓氏,“至此,华夏九州的部落庶民既有了姓,又有了氏。”

古籍中阐述得姓受氏原则的,最早见於《左传》。《左传·隐公八年》:“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官有世功,则有官族,邑亦如之。”这就是上文说的“左丘5条”:

“因生以赐姓”,自古以来解说纷纭,但总要围绕着一个人的出生来考虑:有的根据其祖先受孕之因而得(赐)姓,比如夏禹,因其母吞食薏苡孕而生禹,所以姓“苡”。苡,音yǐ。薏苡,多年生草本植物,果实卵形,果仁白色,称苡仁米,也叫薏米,可供食用和药用。这样夏禹便以“苡”为姓,《史记》写作“姒”,音Sì。商的祖先名契(契,当音Xiè),其母曰简狄,吞燕子(卵)而生契,故商姓“子”。“子”,用作姓氏时,古代也写作“好”。周的先人名弃,其母曰姜原(原,也写作嫄),践踏大人足迹孕而生弃,故周姓“姬”(有人说“姬”姓的右偏旁“臣”像熊迹,所以才姓姬。细心人不难发现,其实“姬”的右边并不是“臣”;也有人说“姬”、“迹”同音,所以才姓姬。不过,上古音姬、迹二字并不同音:姬,之部、见纽、平声;迹,锡部、精纽、入声),此说参见王允《论衡·诘术篇》;或说因其祖所生之地而得姓,比如舜生于妫汭,其后胡公满有德,周武王(一说是成王)赐之姓“妫”;“姜”之得姓,因居于姜水故也。此说见郑樵《通志·氏族略·序》;或以为“因生”之“生”,读为“性”,即德行,“因生以赐姓”,就是根据其德行表现而赐之姓。参见于鬯《香草校书》;

“胙之土而命之氏”:胙,音zuò,这里是赐封之意。《韵会》说:“建置社稷曰‘胙’。”杜预认为,这句是说:天子封建诸侯,既因其出以赐姓,又封以土地而命之氏。比如说周武王(一说为成王)封舜裔于陈,赐姓曰“妫”,命氏曰“陈”。又,《辞海》79年版修订此句引作“胙之土而名之字。”

“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这句是说,诸侯之于大夫,以字为谥,而其后人因之以为族姓。以字为族的,多用于公族。当时的制度,诸侯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公孙之子则以其祖父之字为氏。比如郑穆公有个儿子名叫去疾,字子良,因而称之为“公子去疾”,去疾之子名“辄”,故称“公孙辄”,辄之子名“霄”,他不能再以“公子”、“公孙”之类为氏,而要“王父字为氏”。“王父”就是指祖父。霄的祖父就是公子去疾,字子良,因而称霄为“良霄”。即以“良”为氏。

“官有世功,则有官族”:这句是说,以先世有功之官名为族姓,比如司马氏、司空氏、司徒氏、宋之司城氏、晋之士氏、中行氏等;“邑亦如之”:这句是说,以先世所食采邑为族姓,比如晋之韩氏、赵氏、魏氏。

对照《报》摘,有点滴想法:

1、称伏羲氏“他首先自定‘风’姓。”(见张天兴 袁义达《万……》文)此说,我看未必。

《竹书统笺》引《河图·代姓纪》注称:“伏羲氏,燧人子也。因风而生,故风姓。”看来伏羲的风姓还真不是由他自己搞定的,书上写着呢,“因风而生”──“华胥”临产时可能刮着大风,那时又没有设备齐全的产房,也不会有技术高超的助产士,兴许就在露天、迎着狂风生下了伏羲。谢天谢地,母子平安。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儿呢?就叫“风生”吧!是华胥说的,还是燧人说的?我不知道,反正不会是伏羲说的。风生,风生,人们就这么叫开了。到后来又说他“姓风”──这是我的猜测,带有玩笑的性质,当不得真。

假定伏羲真的“姓风”,恐怕也不是“自定‘风’姓” 、“自命为伏羲氏”。伏羲获姓的真正原因,如《左传》所说──“因生以赐(获)姓”。帝舜生在姚墟,因而以“姚”为姓;长在妫汭,故又为“妫”姓。伏羲“因风而生,故(为)风姓” 。然而,“自命为伏羲氏”的“氏”,并非我们常说的“姓、氏”的“氏”,不是“氏所以别贵贱”的“氏”。伏羲氏之“氏”,在古代为官职用的名号,后来用以称名人或专家,带有尊重的意思。比如:有巢氏、无怀氏、太史氏,今之“摄氏”、“华氏”(温度计),“罗氏”(沼虾)等等。

2、“春官为青龙氏……”(见张天兴 袁义达《万……》文)我认为这又是一种误解。句中春官、夏官、秋官、冬官、中官皆为《周礼》中之官职。传说伏羲为“龙纪”,即以龙名官,渊博之士耽心有人不明白,便将“周官”与伏羲时代的“龙官”加以对应──“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这里的“氏”与上文所称“伏羲氏”之“氏”一样,乃是古代表示官职用的名号,并非“姓氏”之“氏”,不能当作表示高贵身份的“氏”。

3、说伏羲“对天下的庶民百姓”定姓授氏,“有的以居住地的地形、景物为氏,如石氏、邱氏……华夏九州的部落庶民既有了姓,也有了氏。”(见张天兴 袁义达《万……》文)我认为这里可能出现历史常识性的错误。既确认伏羲是生活在距今“6500年前”的“由母系社会向父社会过渡的转折阶段”,莫说还在“过渡”,即便已全部转为“父系社会”,又怎么样呢?不还是处在“原始公社”时期么!在这个时期,“姓”是有的,为什么要有姓?“所以崇恩爱、厚亲亲、远禽兽、别婚姻也。故礼别类,使生相爱、死相哀、同姓不得相娶,皆为重人伦也。”(班固《白虎通义·姓名》)。原始公社时期,生产力比较低下,有赖公社全体成员共同生产劳动,才得以维持生命,没有贵贱之分,人人平等。正因为没有阶级、没有贵贱,用以“别贵贱”的“氏”,也就设有产生的理由。所以,原始公社时期的伏羲,绝对不可能为其“官员”及“庶民百姓”定姓授氏、以致“华夏九州的部落庶民既有了姓,也有了氏。”

4、关於“百姓”:还是先从“姓”说起吧。最初的姓是以氏族的图腾、徽号和名称呈现的,为氏族全体成员共同拥有。如“华胥”,本来是地名──“太昊之母居于华胥之渚”(见《竹书统笺》)可证。居住在这里的氏族,便可以“华胥”命名自己的氏族,氏族的成员都可以说自己是华胥,它的真实语意指“华胥部落的人”。在原始公社时期,人世间没有阶级差别,甚至连姓氏都为同一氏族的人所共有,即使是部落酋长,也没什么“特殊待遇”。在原始公有社会,“姓”是公有的。进入阶级社会以后,特别是在奴隶制社会,奴隶主贵族高高在上,生杀予夺;奴隶们被压在底层,失去自由,任人宰割,连自己的姓也失掉了。在奴隶社会,奴隶们是不准有姓的,而只有奴隶主才有姓。奴隶社会的官员,自然要由拥有姓氏的奴隶主贵族来承担,多种官职将为不同姓氏的贵族所拥有。因只有奴隶主才有姓氏,有姓氏的才能做官。所以,那时的“百姓”,实际上是指“百官”,《尚书·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之“百姓”可证。

像世间其他事物一样,奴隶社会也经历了产生、发展、最后灭亡的全过程。表现在我国历史上,就是历经夏、商、周三代。周代是我国奴隶社会的成熟期,是其鼎盛时期。盈则亏,盛极而衰。周平王东迁,我国历史进入春秋战国时期,旧的奴隶制度将被打破,新的封建制度将要确立,这是个大动荡、大改组、大革命的年代,也是中华姓氏大发展的年代,正是在此期间,特别是春秋末至战国这段时期,被奴隶主剥夺了姓氏权的奴隶们,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姓氏了。经过四、五百年的阵痛,终于在公元前221年有了结果,我国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由秦始皇帝缔造,从此展开了我国二千年的封建史,中华姓氏也随着封建王朝的不断更迭而发展着。而“百姓”一词才与普通民众联系在一起,“老百姓”成了普通民众的代称。所以,伏羲之时也称“庶民百姓”,是不是太超前了?而且,《报》所列出的由伏羲敲定的40个姓氏,绝不会出自伏羲……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