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市政协副主...
  • 天水各界收看庆...
  • 万达、绿地将进...
  • 周宜兴教授与天...
  • 市长王军:全力...
  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是经国家民政部批准成立的国家一级学会。第一届理事会2002年12月于北京成立,第二届理事会2007...[详情]
天水市伏羲文化研究中心为全额拨款的正县级事业单位,与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秘书处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其中设中心主任1名(正县...[详情]
首页 > 伏羲故事伏羲故事
少昊的传说
更新时间:2016-05-13 17:01:48  |  点击次数:5955次

 据说伏羲生了咸鸟,咸鸟生了乘釐,乘釐生了后照,后照就成为巴国人的始祖”。  巴国,其实就是巴族所在的部落联盟。在巴族远古时代的祖先中,有一个著名的英雄人物叫廪君,据说他是伏羲的后代。
      廪君生长在南方的五落钟离山,最初名叫务相,是巴氏这个氏族的儿子。同住在这座山上的,还有别的四个氏族,就是樊氏、障氏、相氏、郑氏。这四族人都住在黑色的洞穴里,只有巴氏一族是住在红色的洞穴里。五族人没有共同的首领,各自奉祀着本族人信仰的鬼神,谁也不肯让谁,常常为一点小事,互相争斗,你砍我杀,损伤元气不少。
      天长日久,大家都感到再要像这样下去,一定会弄到连种族部灭绝的。于是,五族的老人们聚在一起商量:既然各族人民都奉祀着自己信奉的鬼神,谁也不服谁,那就最好推选代表出来比赛神通本领,看谁得胜,就奉谁做五族人共同的首领,再也不互相残杀。大家都说:“好!”
      商议已定,各自回去向本族的人说明,推选出一名代表,到约定的那天出来比赛神通和本领。
      巴氏族推选务相(就是后来的廪君)做他们的代表,其余各族人也都推选了自己的代表。到了预定比赛本领的那天,大家都装束齐备,簇拥着各自的代表,热热闹闹地聚集到山顶上去。
      比赛的第一个项目是掷剑。站在山颠上代表每人手里握了一把短剑,听到“掷剑”令下,他们高举短剑,借着跑步助力,尽力向对面山崖的洞穴掷去。其他人的剑都在中途纷纷落下了,唯独务相掷出的剑,像疾鸟般直飞向对面山崖的洞穴,一下子钻进了穴顶的石头。五族的人见了,齐声欢呼,狂挥乱舞着手臂,直向那洞穴奔去……
      比赛的第二个项目,是坐雕花土船。各族的人预先造好一条雕着花纹的泥土做的船,放在河岸边,看谁的船能在河里驶行而不沉没。船被推下河去,其余几姓的土船,驶行不到中流,都先后沉没到河里去了,唯独务相驾驶的土船顺着河流,驶行了很久很久仍安然无恙。
      两项比赛都是务相胜利了,五族的人就一致奉务相做了他们的首领,就是所谓的“廪君”。
      廪君做首领不久,这个统一的大部族就显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由于人口一天天增加,原来的洞穴不够住了,山上的动物和野生植物也不够吃了,廪君便决定带领着他们,到别的地方去寻觅新的居地。
      廪君仍坐着他那只神奇的雕花土船,其余各族的人仍坐着普通木船,浩浩荡荡,顺着夷水而下。不几天,便来到盐水流经的盐阳这个地方。大家舍舟登岸,找地方搭起帐篷,准备在这里休息几天再出发寻找。
      盐水有一个女神,聪明而美丽,对大英雄廪君产生了爱慕的感情,便向廪君说:“我们这里地方广大,又出产鱼、盐,希望你们就留住在这里,不要再往前面走了。”
      廪君知道她的心意,虽然他也爱慕盐水女神,但觉得这块土地并不如她所说的那么广大,出产的鱼盐也不如她所说的那么丰盛,作为一个部族的新居地,显然还不够理想,因此就没有答应她的要求。
      这个痴心的女神,希望用爱情来挽留住自己倾慕的人,于是每天晚上就悄悄跑来伴廪君住宿,待早晨天刚发亮,就变成细小的飞虫,飞舞着离开帐篷。山灵水泽的神灵和精怪,凡是同情盐水女神痴心的也都来帮助她,大家一齐变做小飞虫,在天空中飞舞。飞虫愈聚愈多,愈来愈密,以致掩蔽日光,使天地间一片昏暗。
      廪君带领着他的部族,要想启程出发,却被这声势浩大的飞虫之阵阻拦住了。虫阵包围着他们,使他们分辨不清东西南北的方向。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了七天七夜。
      廪君知道这是盐水女神做祟,便一再劝她不要纠缠;可是任性的女神,为了不让情人离去,总是回他个不理。廪君无计可施,只得从自己头上拔下一缕头发,叫人带去送给她说:“廪君送你这缕青丝,表示和你生死与共,请你一定把它带在身上,千万别扔了。”
  盐神不知是计,便愉悦地把廪君送的青色发丝带在身上。
      早晨,当她又变成小飞虫,会同各种各样的小飞虫,一齐飞舞在天空中的时候,那缕青丝也随着和风,飘飘荡荡地在天空中飞舞。
      廪君站在地面上,觑得真切,就踏上一块久雨祷晴的“阳石”,弯弓搭箭,朝着青色发丝的所在一箭射去。只听得微微一声呻吟,天空中有团亮光一闪,映现出带箭盐神的美丽身影,只见她脸色苍白,双目紧闭,从天空中轻轻飘了下来,落到盐水的波面上,随着东流的江水流去,渐渐沉没了。刹那间,数不清的小飞虫都散得无影无踪,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又是一幅秋高气爽、丽日蓝天的川原图景。大家不禁手舞足蹈,呐喊欢呼。这时的廪君,仍然站在那块久雨祷晴的阳石上,他无力地垂下了拿弓箭的手臂,怔怔地望着浊浪滔滔的盐水出神……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