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市政协副主...
  • 天水各界收看庆...
  • 万达、绿地将进...
  • 周宜兴教授与天...
  • 市长王军:全力...
  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是经国家民政部批准成立的国家一级学会。第一届理事会2002年12月于北京成立,第二届理事会2007...[详情]
天水市伏羲文化研究中心为全额拨款的正县级事业单位,与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秘书处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其中设中心主任1名(正县...[详情]
首页 > 文苑随笔文苑随笔
梦萦大地湾(上)
更新时间:2017-07-18 10:03:47  |  点击次数:1618次

梦萦大地湾(上)


宋进喜


这是一个梦!

一个穿越了8000年时空隧道的大地湾梦!

这是黄土高原中东部梁峁沟壑区的一片绿洲。那蜿蜒起伏的长虫梁,那层峦叠嶂的九龙山,到处都是郁郁苍苍的原始森林。就在这茂密的森林里,地下有麋鹿奔跳,羚羊戏嬉;树上飞鸟叽喳,落禽啁啾。钻进林子,时不时还会看到狼熊虎豹出没,冷不丁还会传来杜鹃、猿猴的啼鸣声。

河谷川道里,那条像巨龙一样自东向西蜿蜒而去的清水河,汹涌澎湃,银浪翻飞,不知疲倦地流淌着。驻足浅水中,不时有鱼儿滑过脚面;漫步岸边,偶可见成群的龟鳖爬出水面;俯身细瞧,只见绿波倒映青山,青山映衬白云,水光山色相映成趣,煞是一幅秀美和谐的风景!

真是景因人而设,人因景而俏。不远处,几个汲水的妇女正在洗澡。盛满了水的尖底瓶无声无息地插在泥沙中,而她们却在阳光的爱抚下或躺在河水中洗头,或坐在岸边上梳发,忽高忽低、此起彼伏的说笑声总是从她们那里飘来。一丝不挂的孩子们玩够了水,就在岸边的草地上和小羊嬉戏。小羊撒着欢儿蹦来跑去,孩子们你追我赶,追个不停。河下游,还有三三两两的垂钓者,正手执钓竿,静候着每一个即将收获的目标。

宽阔的河岸边是大片大片的草甸。台地上,但见一展如镜的川道里,绿草如茵,草丛中还夹杂着五颜六色各种各样叫不上名子的野花。花香悠悠,蜂飞蝶舞。走到山花的尽头,进入视线的则是一片片绿油油的黍黍和金灿灿的油菜。沿着黍黍地和灌木丛的空隙穿过去,是偌大一个村落。这个村落被一条非常大的环形壕沟包围着,从壕沟西边的栅栏进去,只见大大小小类似地窝子的茅屋星罗棋布。茅屋的门都对着村落中心的广场,广场的一侧还有许多的墓冢。正疑惑间,听到广场那边有说话的声音,寻声而去,只见茅屋的主人个个披头散发,他们或赤臂裸背,或兽皮蔽羞,有的在忙着烧制陶器,有的在忙着纺线织网,有的在忙着打造工具。

广场北侧是一处制陶的地方。几个女人在号子的节奏声中,拿着上头细下头粗的木杵正在一个个大石窝里础土。而一群男人却像和面那样,正在往研磨细的红土中添水和泥。那些捏制陶器的人,有的是先将和好的泥团捏成器物的形状,把中间掏空,然后再用一个带圆头的小木棒敲击整形;有的则是先将和好的泥巴薄敷在事先烧制好的器物内模上,再扣上外模,待挤压出陶坯后,再将组装起来的陶模卸下;还有的用揉搓好的泥条盘筑成器型。不管采用哪种方法,他们都要在陶器成型之后用浸过水的湿麻团抹平抹光滑器物的内外表,特别是外表和器口。为了美观,那些大大小小的陶坯上往往要还装饰花纹。如果图简捷,他们就在抹光滑器物的内外表之后,用缠着麻绳的木棒直接滚压出绳纹图案;如果求精细,他们还要在陶坯凉干之后,再绘上各种各样的彩色图案。

原始先民烧陶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复杂。来到一个大坑样的陶窑边,只见有的人在接送陶坯,有的在收集木柴干草,还有一些在往陶坯里装草屑。那几个站在陶窑中间的人,则在那里垫一层细碎的柴草,放一层装好柴草的陶坯。他们动作娴熟,配合默契,不一会就码摆好了一窑陶坯。待这几个装窑的人跳出窑坑,周围的人就一齐往窑坑里扔柴草。柴草堆冒尖了,一个酋长模样的人就将一束点燃的柴草丢进柴垛。霎时,烈焰满天,浓烟滚滚。这时候,那些劳作完的人们就在一片喝彩声中疯狂而又毫无约束地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广场东边有一个蓄水的涝坝,涝坝里沤着很多很多的大麻。有人将沤成的麻杆捞出来,剥着表皮的麻叶,又有人在忙着往场院的石头上凉晒湿漉漉的麻叶。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有很多人一边晒着太阳谈天说地,一边手提纺轮捻着麻线。广场边上均匀摆布着一些巨大的石头,有几个光着膀子的人正手托大箍的麻线,来来回回往那石头上绷线。看样子,他们是在准备拧绳或者织布。

忽然,长虫梁上传来了“嗷嗷——”地呐喊声,随即广场上坐着、忙着的男男女女也都站起身来,竭力应和着喊起来。放眼望去,只见一群男人包围着网住的野兽,正在用木棍、石块之类的武器勇猛捕杀;而女人们则站在高处,正在那里呐喊助威。默契的配合,熟练的搏斗,使他们每每得手。夕阳西下,篝火燃起的时候,满载着沉甸甸收获的大地湾人便在谈笑中凯旋了。

这时候,茅草房前的广场上便围满了自由组合在一起的男男女女。突起的火苗映红了他们笑开了花的脸膛,噼噼啪啪的响声平添了几分乐趣。一个个悬着的猎物被熊熊的火焰烧得流着油、冒着烟、溢着香,那健壮而又粗犷慓悍的人们不管它熟与不熟,就随意撕上一块,往那长着锋利牙齿的嘴里塞。

毛茸茸的肚皮腆起了,他们便打着响嗝,围着篝火跳起了欢快的自由舞,吼起了豪放的自由歌……

这还是一个梦!

一个上溯了5000年历史长河的大地湾梦!

长虫梁依旧被森林覆盖着,但已没有了过去的茂密。

那面树木葱茏、毛竹茁壮的山坡,已被大大小小、布满山岗阶地的房子所取代。房子确实比原来大了许多,也漂亮了许多。进入井然有序的原始村落,到处可以看到忙碌的大人和玩耍的小孩。大人们已挽起了发髻,穿上了麻制的宽大衣服。年轻女子还戴上了玉石做成的耳坠、象牙制作的项链。那些一直光着屁股的孩子们,如今腰里也系上了麻制的肚兜。不仅如此,人们居住的房子全都建在了地面上,房子旁边还出现了用木头、竹笆围起的羊圈、猪圈,用石头垒起的狗窝、鸡窝。

站在山巅高处,就会发现农田比以前明显增多了。山上山下,几乎整个村落附近全都种上了庄稼。不用着意去找,只要放眼望去,随处都会看到手执石铲、石镐务作庄农的人们。看来收成不错,每家每户房前屋后的木柱土台上,全都堆满了收获的粮食!

突然,山腰那边鼓笙齐鸣、丝竹缭绕。来到山腰台地,眼前的一切简直惊得人目瞪口呆。这里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广场。广场北边有一座宏伟高大的宫殿,宫殿的周围还有许许多多的大房子。宫殿居高临下,巍然屹立在山坡核心,宛若一个统领士兵的将军。这可绝不是一座普通的房子呀!正疑惑中,只见宫殿前面的十二根图腾柱前,已站立了十二位威风凛凛、手执松枝的大汉。大汉前面的木几上已摆满了几十陶钵热气腾腾的黄米饭和各种山果,摆满了几十陶盆刚刚煮熟的大块肉食。倏忽间,宫殿正门中走出了一位穿戴装饰与众不同的人,他用手中燃着的一大捆松枝,点燃了十二位大汉手中的松枝,这才双手抱拳,紧挨额头将手中的松枝举过了头顶。约莫一刻钟后,那位首领模样的人才放下手来,将冒着浓烟的松枝插在了一个四足鼎中。首领身后的十二位大汉如出一辙,也将手中的松枝插在了四足鼎中。这时候,宫殿两厢又响起了嘹亮悦耳的鼓罄声、丝竹声。在鼓乐的伴奏声中,一群身着兽皮树枝,将脸涂成黑色、红色、黄色、蓝色甚至白色的“怪人”跳进广场,他们手舞足蹈,念念有词,让人觉得阴森恐怖,毛骨悚然。鼓乐声所到之处,不管是近处的还是远处的,不管是田里干活的还是家里忙活的,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会呼啦啦地叭在地上,跟着别人行三叩九拜大礼。

哦,原来这里是在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呀!那十二位大汉就是伏羲氏族十二个部落的酋长,而那位首领,则是这方圆几百里部落联盟的领袖——伏羲!

这是梦吗?不。

这不是梦!

这是大地湾先民8000年、5000年生活情景的真实写照!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