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市政协副主...
  • 天水各界收看庆...
  • 万达、绿地将进...
  • 周宜兴教授与天...
  • 市长王军:全力...
  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是经国家民政部批准成立的国家一级学会。第一届理事会2002年12月于北京成立,第二届理事会2007...[详情]
天水市伏羲文化研究中心为全额拨款的正县级事业单位,与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秘书处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其中设中心主任1名(正县...[详情]
首页 > 名家书评名家书评
《天水通史》编写出版的实践与启示
更新时间:2017-04-11 11:55:17  |  点击次数:1838次


《天水通史》编写出版的实践与启示


宋进喜


天水有史以来第一部贯通古今的史书——《天水通史》历经5个春秋,数易其稿,于2014年年底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这部近300万字的皇皇巨著,是天水360人民的共同“家谱”和“精神家园”,贯通着历朝历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各族人民的共同血脉和奋斗历程。

一、为什么要编写《天水通史》

(一)编写《天水通史》是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职能要求。人类最基本的需求有两个方面:即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精神文化产品就是为了不断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而生产的。精神文化产品包括多个方面,先进的理论、重大的社科成果、优秀的文艺作品等等都是人民群众所需要的文化产品。从社科研究方面来看,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天水市就积极开展历史文化的挖掘、整理和研究、宣传工作。多年来,已相继成立了一些研究机构,推出了一大批有价值、有影响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或以书刊的形式,或以影像制品的形式在全国乃至全球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和传播,对宣传天水,宣传天水历史文化,弘扬民族精神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近年来,国家全面组织实施“一带一路”①建设,天水又被国务院确定为“关中—天水经济区”②开发城市,被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陇东南始祖文化区”。③完全可以说,天水正处在一个跨越式科学发展的历史节点上,面临着很大的发展机遇。在全新历史背景下,天水要走向世界,世界也要了解天水。但客观来讲,天水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却一直没有一部系统反映天水悠久历史文化的书籍。这种状况很不适应天水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于是,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科学决策,决定由党委宣传部门牵头,社科理论界历史学方面的专家共同努力,来完成《天水通史》这项标志性重大文化建设工程。

(二)编写《天水通史》是以史为鉴、资政育人的需要。中华民族非常重视历史经验的总结,非常重视以史为鉴修明政治,以史为鉴提高个人的道德修养和思想情操。邓小平同志讲“要懂得些中国历史,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精神动力。”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历史这种精神动力的支持。同样,一个地区的生存和发展也离不开优秀的人文历史传统和这种传统中所蕴涵的人文精神。历史是现实的基础,现实是历史的延续。人类文明无一不是在已有的自然条件和人文环境中传承发展的。我们编写天水历史,就是为了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了解天水的昨天,服务天水的今天,面向天水的明天;就是为了用昨天的历史为今天的发展服务,就是为了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

(三)编写《天水通史》是增进文化交流,提升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举措。对国家来讲,文化软实力指文化在国家内部形成的民族凝聚力和对世界他国形成的吸引力。而对一个地区来讲,文化软实力就是一个地区的文化所体现出来的凝聚力、吸引力、影响力,它是一个地区影响力、竞争力和综合实力的反映。一个地区的文化,不可能自然而然地变成文化软实力,而必须自觉地推进和加强建设,这样才能对内增强文化的凝聚力,对外增强文化的吸引力,把文化优势转变和上升为文化软实力。近些年,市委、市政府提出建设“文化大市”,建设文化大市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不断增强文化软实力的问题。天水历史悠久,名人辈出,文化底蕴深厚,如何深入挖掘天水历史文化资源,进一步提升天水文化软实力,这是需要我们不断研究和破解的时代课题。毫无疑问,编写《天水通史》就是有效提升天水文化软实力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

二、《天水通史》编写出版的过程

编写《天水通史》责任重大,任务艰巨,前后两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都高度重视,亲自主抓,并责成由我具体负责实施。在编写方案和提纲讨论确定后,编写组约请了当代天水在历史学研究方面有成果、有影响的20多位专家、学者(其中天水师院16位,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4位,其它单位5位),采取“取其所长,责任到人”的办法,将任务做了分解。此后的编写工作历经初稿撰写、统稿成型、总纂提升、审稿定稿四个阶段。

一是初稿撰写阶段。编写工作启动后,承担任务的专家、学者克服身体、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困难,广泛搜集资料,开始认真撰写稿件。编写组给参与编写的专家、学者购买了参考书籍,并多方协调,为大家查阅资料提供方便。共同的事业把大家凝结在了一起,在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的情况下,各位专家、学者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聚精会神来撰稿,到当年底,基本上都按计划进度拿出了初稿。但这时我们发现,由于种种原因,初稿质量参差不齐。为此,编写组及时召开会议,总结前段工作,对初稿修改及考证、初统工作做了安排部署。会后,承担编写任务的专家、学者按照编写组要求,对自己的初稿进行了全面的深入修改,有的还进行了重写。到2011年6月,经编写者修改的初稿全部完成。

二是统稿成型阶段。从某种意义上讲,统稿、考证工作决定着编写质量的高低。编写组适时成立统稿组、考证组和通联组,跟进开展了考证、统稿及联络协调工作。考证工作主要由潘守正和我完成,我们通读每一份初稿,对稿件涉及的史实进行全面查证,并对有疑问或需要修改处理的地方予以批注。与此同时,郑正伟、雍际春、魏文斌、项一峰和我组成的统稿组根据编写组提出的“统稿十要求”,采取交叉修改,逐章、逐节、逐目通统的办法,对修改稿进行了三次通统。2011年底,合作轮统结束。这一阶段,统稿者对修改稿的内容进行了大量删补,其中结合原稿重写的有两章。后经请示编写组同意,决定《天水通史》下限截止到新中国成立,暂不收入当代内容。至此,《天水通史》书稿基本成型。

三是总纂提升阶段。编写组认为,编写《天水通史》是一项千秋工程,尽管书稿已经成型,但还存在欠全面、欠深入的问题,因此决定先不急着出版,继续研修完善,力争将其打磨成“立得起来,拿得出手,读得明白,传得下去”的精品力作。编写组于2012年初召开会议,让参与撰稿者和编写组的其他成员第一次见到了统稿成型的书稿,并在听取大家意见、建议的基础上通报了撰稿、统稿情况,提出了共同努力,精心修改,尽早让《天水通史》与读者见面的目标要求。这一阶段历时一年多时间,我们做的工作很多:首先是对书稿进行了三次充实完善。在抽专人跑图书馆、档案馆查找有关史料的同时,还广采博览,注重吸收当代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注重吸收兄弟地区的研究成果,对书稿从前至后进行了全面修改、补充;后又从后至前,重点修改补充了各个历史时期的政治、军事、社会等方面的内容;2013年开始又对部分章节的部分内容进行了补充修改。三次修改增加的文字量超过了原成型书稿文字量的一倍。其次是完成了图表征集和制作。我们除在《天水日报》刊登启事面向社会征集历史图片之外,还向市直有关部门和各县区委宣传部发函,广泛征集文物图片。与此同时,又约请北京等地的历史、地理和美术专家绘制了各个历史时期的天水政区示意图及部分插图。第三是完成了书稿校对和参考书目的整理。我们将校对工作分配给部里新进的年轻干部,将初整参考书目的工作交给聘请的打字员,他们都一丝不苟地完成了任务。

四是审稿定稿阶段。《天水通史》成书后,编写组一方面通过对比、筛选,确定《天水通史》交由国家级出版社中华书局出版;另方面又委托省社科联邀请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及省委党校的文史专家对全书进行了为期5个月的审订。2013年10月省上专家苗德新、汪受宽、李宝通、田澍、吴晓军审稿结束后,编写组即邀请组织有关人员对省上专家的意见、建议进行了集中讨论和认真吸收。2013年底,几经修改、核校的《天水通史》基本定稿。2014年5月,中华书局为期一年的审稿结束。为了尽量减少纰漏,我们按照出版社提供的“学术著作规范格式”的要求,抱着对读者负责、对历史负责、对未来负责的严肃认真态度,组织部分参与编写的人员协助我对书稿的注解等内容再次进行了核校补充。2014年8月,《天水通史》正式付印。2014年12月3日,《天水通史》在兰州隆重首发。

三、《天水通史》出版后的反响

《天水通史》装帧美观、图文并茂,文字简炼、史料翔实,上限从旧石器时代写起,下限到新中国成立至,主要包括天水历史和天水人物传记两部分,分先秦、秦汉至宋元、明清民国、人物四大卷,近300万字。《天水通史》出版后,社会各界反映良好。大家认为《天水通史》全面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天水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等方面的情况,是第一部全面系统记载天水历史的史书,填补了天水没有地方通史的空白;《天水通史》编写成功,对于宣传天水历史文化、扩大天水知名度和影响力有重大意义。

原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连辑指出:“《天水通史》的成功编纂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也是天水历届领导眼光和器宇高远的表现。事实证明,创作精品力作要耐得住寂寞,消除心浮气躁的情绪,十年磨一剑。文艺也好,史学研究也好,要循规律而动,《天水通史》就是这样一部循规律而动,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作品。” ⑤天水市委书记王锐、市长杨维俊也指出:“《天水通史》的编撰出版,功在当今,利在千秋。其对天水经济社会发展所产生的正能量和影响力,不可替代,无法估量。”⑥

中国当代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先生在序言中说:“我再三翻阅书稿,深觉内容充实,体例规范,并颇有创意之处。”“《天水通史》这部书后来居上,应该说是这方面最新的突出成果之一。”他还说:“《天水通史》叙说讨论的一系列问题,其意义绝不限于天水局部一地,而是在不同程度上涉及国家历史文化的许多关键方面,值得学术界以及关注历史的社会公众阅读参取。⑦”陕西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霍松林先生也欣然为本书作序,称赞“《天水通史》融图、表、志、传于一体,寓存史、资治、教化于其中,确是一部继承与创新互见,学术性与资料性统一,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包容的成功史书。”⑧中华书局认为,天水通史符合学术规范,具有较高的学术品位,是区域历史学著作中的精品。

原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周宜兴盛赞《天水通史》,认为“为中华文明八千年提供了重大考据”⑨。省社科联主席苗德新,甘肃历史学会会长、西北师范大学副校长田澍,兰州大学刘光华、汪受宽教授,西北师范大学李宝通教授等也都先后撰文,从不同角度、不同重点高度评价了《天水通史》。天水市从事地方史志研究的专家和部分领导干部读过《天水通史》,普遍感到比较满意。《天水市政府工作报告》连续两年三次提到《天水通史》。出版两年,不仅销售火爆,以至网络盗版销售猖獗,屡禁不止,而且转载、引用量成百上千飙升。人教版高中政治测试题连续两年选《天水通史》出题,并在答案中认为:“《天水通史》作为史书典籍见证了中华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2016年,《天水通史》分别获得甘肃省第十四次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和天水市第四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虽然各级领导、专家学者、出版单位和广大读者对《天水通史》这部书给予了很高评价,但疏漏错误在所难免。我作为主编,撰写的文字量超过总量的三分之二(约200余万字),所以对存在的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由于编写地方通史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尝试,受“才、学、识”及资料严重缺乏等诸多因素的限制,因此只能说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位参与者都尽力了。

四、《天水通史》成功出版的启示

《天水通史》的成功编写和出版,对天水建设“文化大市”提供了诸多有益的启示:

首先,做任何事情都离不开党委、政府的支持。《天水通史》编写工作启动,时任天水市委书记张景辉批示:编写《天水通史》是天水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一件大事。编写完成后,原市委书记马世忠也多次听取汇报,并给予极大支持。成书审订阶段,现任市委书记王锐、市长杨维俊更是在认真审读全书,提出具体指导意见,并为本书撰写了序言。市领导王光庆是这项重大文化工程建设的发起者和组织实施者。从方案、提纲的审定到编写人员的敲定,从每次会议的安排到目标任务的落实,从参考书目的订购到编写人员的慰问,从部分稿件的阅审到全部书稿的统筹,那里都有他的辛劳和付出。领导岗位变动后,他一如既往关心、督促通史总纂工作,并给予了极大地支持。市领导彭鸿嘉是《天水通史》编写的继任领导者,他积极协调抽调工作人员、解决工作经费,同样为这项工程的完成倾注了极大热情,付出了辛勤汗水。

其次,做任何事情都要发扬团结协作的精神。《天水通史》编写任务繁重,仅靠一人或一个单位的力量肯定是完成不了完成不好的,它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其中凝结了很多人的心血和汗水。编写的人员是工程任务的承担着、完成者,大家自然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和汗水。但编写成员单位的领导同样付出了很多,他们不仅多次参加会议,积极建言献策,而且财政部门在经费上给予了支持,党校等单位在工作人员上给予了支持,各县区委宣传部和博物馆等单位在提供资料上给予了支持,档案、地方志、图书馆等单位在资料查阅上给予了支持,天水日报社、天水电视台等单位在宣传上给予了支持,天水新华印刷厂在制作样书上给予了支持。应该说,没有相关单位的合作、帮助,这项重大文化建设工程也是很难完成的。

第三,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和精神。只要是符合时代要求和广大人民要求、有利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事,再苦再难也要干!天水市委、市政府历届领导正是本着这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才使这部多卷本的区域性通史得以圆满完成。应该说,“《天水通史》的成功编撰出版,是一种文化自觉的表现,其充分彰显了地方党委、政府顺应时代要求,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担当,体现了地方党委、政府立足实际,心系一方,奋发有为的务实情怀。”当然,如果没有那种“板凳要坐十年冷”的无私奉献精神,没有那种不计得失、甘守清平的品质,什么宏伟蓝图也可能化为泡影。所以,这种精神品质不仅难能可贵,值得褒赞、弘扬,而且也是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的⑩。

第四,做任何事情都要高起点谋划、高标准要求,苦干实干。“区域史也可写大史、也能出精品。这主要取决于决策者和编写者所具有的历史胸襟及所站立的高度,《天水通史》的编写是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站在中国历史之巅审视天水区域历史,才使得《天水通史》成为中国历史的有机组成部分,成为中国历史长河中璀灿夺目的浪花。”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我们做任何事情就要高屋建瓴,立足当前,着眼长远,高起点谋划,但也要从脚踏实地,高标准要求,踏踏实实地去埋头苦干。“知易而行难”,很多事情之所以停留在构想上、规划上,而不能变为现实,就是缺少这种夜以继日,加班加点,拼命苦干的人。

(此文刊发于《天水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第1期)



“一带一路”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它将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发展繁荣的“命运共同体”。

关中-天水经济区简称"关天经济区"2009年经国务院批复通过,其范围包括陕西省的关中平原地区及甘肃省天水地区,共六市一区。经济区以大西安(含咸阳)为中心城市,宝鸡为副中心城市,天水、铜川、渭南、商洛、杨凌、庆阳、平凉、陇南等为次核心城市。依托陇海铁路(欧亚大陆桥)和连霍高速公路,形成中国西部发达的城市群和产业集聚带与关中城市群相呼应。该区域为中华文明发源地,有十三朝古都西安、炎帝故里-青铜器之乡宝鸡、羲皇故里天水等历史文化名城。

以始祖文化为核心的陇东南文化历史区。实施国务院批复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和《陕甘宁革命老区振兴规划》,加大文化建设力度,推动我省陇东南四市融入其中,着重围绕始祖文化、大地湾文化、先秦文化、道教文化、农耕[4] 和民俗文化、红色文化等,重点发展文化旅游、文化创意、民俗农耕文化展示、红色旅游、演艺会展、工艺美术品制造等产业。形成以天水为中心,以始祖文化为重点,以再现农耕和民俗文化为手段,以文化旅游为载体,以文化产业为支撑的保护传承和创新发展体系。打造全球华人祭祖圣地天水、生态陇南、养生平凉、民俗庆阳以及红色南梁、周祖圣地、岐黄故里等特色文化品牌。

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58页。

中共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连辑《在<天水通史>首发式上的讲话》。

王光庆总主编、彭鸿嘉副总主编、宋进喜主编,《天水通史》总序,中华书局,2016年版,第3页。

王光庆总主编、彭鸿嘉副总主编、宋进喜主编,《天水通史》序一,中华书局,2016年版,第4页。

王光庆总主编、彭鸿嘉副总主编、宋进喜主编,《天水通史》序二,中华书局,2016年版,第14页。

周宜兴,《中华民族的起源与8000年文明历程的重大考据》,甘肃日报,2015311日,第13版。

参考漆应得、惠富强,《文章千古事 得失鉴古今——<天水通史>成功出版的启示》,天水日报,2015319日。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